• 刚刚上海话2011-12-03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ahitstony-logs/178342433.html

    我小时候上海话破到不行,致使依然记得有次大姨妈(是她本人啦)打电话过来讲什么东西我几乎听不懂知道是上海话但是认知为外星语,后来看看电视,加上父母言传身教,现在日常的对话肯定没有什么问题了。很以后才从电视里知道划线是闪电,从别人口中了解洋盘的意思,但这些不了解也算正常。

    去年订的饭店在岳阳路,我很自然以为岳普通话与月同音那么这个看似变化不大的字上海话也会一样,不过我妈讲完岳阳路这三个字上海话发音之后我完全处于震惊状态,岳的发音完全不同,之后经过大编辑提醒发现后与鳄鱼的鳄同发音(我妈发好音之后我还是死活抓不到正确读法),喏,鳄鱼这个词很有趣的,两个字在上海话里发音都很特别,鱼至少我就知道是上海话特有的。

    地铁在征集意见要不要增加上海话报站,我的意见自然鲜明。我关注到有不同意的人理由为“这是有毛病吗?难道上海人听不懂普通话?”虽然我肯定尊重人家发言的权利,但是我要说呐你这就是硬盘的实用主义至上,一边想要融入这座城市却内心自卑惺惺作态表示谁care你们上海话。

    不攻击别人了,讲回正题。事无巨细地讲了我小时候的事,就是为了表明,地铁上上海话报站的必要性,你硬盘讲着课堂习得的官话自己打给家乡时候用着家乡话看到现在所在的城市的人怎么都讲着你听不懂的上海话,你觉得太多,而我(们)却觉得上海话太少逐渐消失,我妈假设能会100%的上海话,我能学80%,而我的下一代学80%,好啦以后都真的不怎么会讲上海话啦,你觉得开心吗?

    你觉得开心的,因为大家以后只要讲官话,其他的语言(方言)物竞天择使用者越来越少,大家只要能够沟通交流就好了嘛。就像白鳍豚,是他们不要脸向长江排污,他那么娇贵死掉好了,生物多样性干嘛,灭绝掉算数,语官话本身也改革掉,比如坏这种说法就不再需要了,只有不好,特别格外十分也不需要了,都用超级代替了,觉得好上加好就用超级超级好来代替了。

    嗯,你们就是种族主义的纳粹和1984里面的苏联GD。请把你们的玻璃心捡起来和诚心诚意地收下自卑的硬盘的称号。

    看了《上海犹太城》主人公犹太人上海话讲的好,微博见过一在上海工作的外国高管在中文程度盈余的同时学习了上海话并觉得那些非上海户籍的中国人在上海不学上海话很奇怪,你要融入这座城市呀。

     

    不说了,上海话真的需要正统的学习传播的,至少别让后代觉得岳的发音和月发音一样就行。

    分享到: